支持式修復正義的內涵

支持式修復正義分為三個層次,分別為融合了班級經營中的社會情緒學習(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, [SEL])、具備修復式正義內涵的修復式面談,以及用以處理霸凌問題的支持團體法。

何謂SEL?

近年來,學校除了被視為教授課業的場所,也被期待能夠培養學生的情緒能力與社交能力,希望能透過這些能力的養成,讓學生在學校能與他人建立更緊密、正向的關係,也對學校產生更多歸屬感。因此,社會情緒學習(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, [SEL])這個針對學生情緒、社交能力的教學方針被逐漸重視和提倡。

根據學業、社會及情緒學習協會(Collaborative for Academic, Social, and Emotional Learning, [CASEL])的定義,SEL 有五大教學要點:

  • 自我意識:認知自我的想法與感受,且在了解了自身能力後養成自信心。
  • 社會意識:了解他人的想法與感受,發展出肯定他人、與不同群體交流的能力。
  • 自我管理:學習管理自身情緒,使得情緒成為完成課業、任務上的助力而非阻礙,並且學習在面對挫折或失敗時的情緒調適。
  • 社交技巧:學習如何與他人建立正向且互助的社群,透過溝通與支持,社群的力量能夠幫助學生更好地面對壓力、處理衝突、尋求幫助,也降低了學生做出不良行為的機會。
  • 培養責任感:學習思考每個行為所會造成的結果,並學會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,尊重他人。

推行社會情緒學習的好處,有助於改善學生的人際互動及情緒管理,並降低班級衝突。例如,Domitrovich等人 (2016)指出,教師的班級管理和SEL方案的實施,雙軌並行之下最能夠達成改善學生行為、提升教師教學效能感的效果。過去的多個研究顯示,SEL課程的實施對學生有正面影響。Botvin等人(2007) 的研究結果中發現,實施了SEL課程的學生,其做出不良行為的比率降低了,而若是更進一步地篩選出忠實實施該 SEL 課程的學校(至少完整地教授了一半以上課程),則學生在言語攻擊、肢體攻擊、打架、不良行為的發生比例上都有顯著地降低。

本計畫的SEL教學有以下三個教學重點:

  • 平靜策略:參考正向心理學中的「正念」(mindfulness), 教導正念調息的方式,讓學生在面對負面情緒、處理問題時能具備一套有效緩解、沉澱情緒的方式。以短則 1-3 分鐘,長則 5-10 分鐘的時間,讓學生透過數息或課前靜坐,來穩定情緒。學生經由調息、數息,能夠從激動的情緒中得到緩解,也能專注於當下。
  • 問題解決策略:將常見的問題解決策略簡化為三步驟,分別是「釐清問題(說出問題本身,但避免怪責他人)」、「策略擬定與評估(列出可能的解決方法,並評估其可能產生的後果和影響)」、「策略執行(在上一步分析過每種處理方式的利弊後,擬訂計畫並執行)」
  • 果敢訓練 (assertiveness):教導學生在尊重他人的前提下,冷靜地說出自身的感受與想法。此處必須注意的是,果敢不代表鼓勵衝突、以暴制暴,而是培養學生以冷靜、直白的方式做出回應。另外,這些能力不只可以在自己面對問題時使用,亦能在面對欺負事件時,鼓勵旁觀學生勇敢站出來,成為「果敢的第三者」。

何謂修復式正義?

修復式正義的核心精神在於透過非責怪、相互賦權的方式,讓所有參與者得以平等地描述事件中的具體行為以及自身感受,和傳統懲罰式的教師規訓與問責手段就有所不同。從著名的 Terry O’Connell所提出的修復式正義「五個問句」中,也可以看出修復式正義在面對事件時如何切入、了解,並促進當事雙方的溝通與和解:

  • 發生了什麼?
  • 事件發生當時,你在想什麼?
  • 現在回顧這起事件,你的感受是什麼?
  • 這起事件中,有誰受到了影響或傷害?
  • 為了修復已經造成的損害,有哪些措施可以被執行?

從上面的五個問句中,也可以看到修復式正義在處理事件時關注的三個重點,即「事實」、「影響」、「未來」。事實,指的是當事人對事件的客觀觀察(具體行為描述)與主觀感受;影響,指的是事件對個人的身體、財物、感受,或是對雙方的關係造成的損傷;未來,指的是雙方如何協議出一個能夠彌補既成損傷的解決方法,共同促成未來關係的修復。

何謂支持團體法?

支持團體法是一種非懲罰性的學生問題處理模式,秉持著「不責怪原則」的基本精神,透過組織六到八名學生的支持團體,讓學生主動提出解決霸凌事件的方法。支持團體法得以順利運作,有幾個核心要點。首先,在非指責、保持匿名性的情況下,喚起學生的同情心,讓學生自主提出改善方法,以及做出改變。其次,團體的力量為打破霸凌關係中的權力不平衡情況會產生關鍵的影響。即使霸凌者不願意改變,只要支持團體的其他參與者願意為受凌者提供支持,受凌者的處境即會得到改善。

支持團體法的實施,援引Robinson 與 Maines (2008)的研究,將操作方式簡化為下列的步驟:

  • 步驟一:訪談受凌者。發現有霸凌事件發生時,教師可與受凌者約談其感受。此外,在這個階段中也必須跟受害者言明,他/她將不會參與接下來的支持團體討論。
  • 步驟二:召集團體進行會談。安排涉入霸凌學生進行團體會談,可納入旁觀者或協助霸凌者,理想團體人數是 6-8 人。在會談時,教師可以運用詩詞、作文或圖畫來讓團體成員知道受凌者的感受,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任何人被指名,包括受凌者、霸凌者以及 具體的事件,以避免參與者出現相互指責,或是霸凌者因為感覺被指責而產生對抗心理。
  • 步驟三:提出行動建議。在說明了受凌者的感受後,教師在不指名的情況下,說明整個團體要共同做出一些幫助,改善受凌者的心情。其後,教師可以請團體成員提出能讓受凌 者更快樂些的想法或建議,教師可對部分建議給予正向回應,但也需要適時對較不恰當的建議給予意見。
  • 步驟四:交由團體處理。教師在結束會議前,要將解決問題的責任交給團體成員,並且在其後持續觀察受凌者的處境是否有所改善,也因情況準備下一次的會談。
  • 步驟五:再次會談。約在一周後,教師與受凌者以及支持團體的參與者各別私下談話,以得知受凌者的處境是否有所改善,以及參與者對改善受凌者處境做出了哪些幫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