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lly – Handshake

影片中的副校長要求霸凌受害者與加害者握手和解,但是受害者明顯不願意這麼做。這時副校長卻反過來指責受害者不願意握手的行為「就跟加害者的行為一樣糟糕」,儘管副校長要求兩名學生握手和解的出發點是好的,但是她在哪些部分的操作上出了問題?

*調解者的功能究竟是「強迫和解」或是「促成和解」?
*這麼急著要求霸凌事件的雙方進行即時的和解真的好嗎?
*如果加害者道歉了,是不是代表他真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?
*如果受害者不願意原諒加害者,那受害者有錯嗎?
*如果用修復式正義的方式,可以怎麼樣更好地促成和解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