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ylor, R. D., Oberle, E., Durlak, J. A., & Weissberg, R. P. (2017). Promoting positive youth development through school‐based 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 interventions: A meta‐analysis of follow‐up effects. Child development, 88(4), 1156-1171.

本研究為後設分析,研究者以82個過去的社會情緒學習(Social emotional learning, [SEL])研究(包含97406個從幼稚園到高中的學生)為研究對象,量化分析SEL所能產生的效果。
作者以PYD(正向青少年發展, Positive Youth Development)作為開頭,PYD教學著重於建構一個讓提供學生參與感與支持的環境,也培養學生的多元能力(其中也包含正向思考、社交技巧、態度等)。
作者也認為,SEL是PYD的一種實施形式,並且SEL更著重在培養學生的
情緒認知、人際關係能力。並且也列出了SEL的五大培養重點:
  (a)自我認知(Self-awareness)
  (b)自我管理(Self-management)
  (c)社會認知(Social Awareness)
  (d)人際關係技巧(Relationship Skills)
  (e)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(Responsible Decision Making)
如上方主圖所示,SEL教學是:
以學生為本的能力培養,在實施時將其核心價值融入課程當中,並且在不同的實施情形下,可能包含了班級、學校,或延伸到家庭的環境塑造。
著重於培養學生的社交與情緒能力,也能夠培養學生對自身、他人、學校的正向態度。
而判斷SEL是否有效的判準包含了正向的社交行為、學業進步、減少行為問題、情緒低落問題、減少藥物濫用(兩個正向判準和三個負向判準)。

本研究的研究結果顯示,實施了SEL的學生在人際關係、是否持續在學、心理健康等項目上皆呈現顯著,也就是實施了SEL的學生在這些項目上表現得比未實施SEL的學生來得好。

  • 2020-11-01